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逝去的李白

好的开始,先从别人喜欢你做起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的存在是永远的谜,这就是人生。。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鲁迅与其弟不和是因为曾偷看弟媳"洗澡"!  

2013-05-29 10:33:5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鲁迅是否偷看了弟媳羽太信子洗澡?(八卦民国之四)

    人们总会对鲁迅“兄弟失和”浮想联翩,更归结于鲁迅偷窥弟媳羽太信子洗澡,外界众说纷纭,百般揣度,令“窥浴风波”成为现代文史上一桩悬案。


    1919年11月4日,鲁迅卖掉绍兴祖居老宅,以3500元购买了八道湾11号的房子,母亲、鲁迅与朱安、周作人与夫人信子、周建人与芳子(羽太信子的妹妹)一起搬进了新宅。


    八道湾是“三进”的大四合院,房屋高敞,宽阔明亮。虽然鲁迅出了大头买房,却让二弟一家住进了后院,因为那里的北房朝向好,院子又大,小侄子们可以有个活动的天地;又考虑到羽太信子家人的日本生活习惯,他还特意在装修里将后院的几间房子改装成日式。而鲁迅则屈居于中间二排朝北的背阳光、阴冷的“前罩房”。他们兄弟还约定,从此经济合并,永不分离,让年轻守寡的母亲享受天伦之乐,鲁迅也在那里渡过了最幸福的日子!


    因鲁迅的妻子朱安不识字,没能力掌管全家,所以家政大权自然落到了周作人的老婆羽太信子身上。


    周建人在《鲁迅与周作人》中写道:到北京后,就有周作人之妻当家。日本妇女素有温顺节俭的没成,却不料周作人碰到的真是个例外。他并非出身富家,可是气派极阔,架子很大,挥金如土。家中有管家齐坤,还有王鹤拓及烧饭司务、东洋车夫、打杂采购的男仆数人,还有李妈、小李妈等收拾房间、洗衣、看孩子等女仆二三人,即使祖父在前清做京官,也没有这样多的男女佣工……鲁迅不仅把自己每月的全部收入交出,还把多年的积蓄陪了进去,又是还到处借贷,自己甚至弄得夜里写文章时没有钱买香烟和点心……”


    生活的重负确实让鲁迅喘不过气来,从鲁迅的日记里可以看到,那段时间他的日子过得很累、很苦。


    周作人很怕老婆,对信子本来也不敢说个“不”字,他携带家眷回国居住在绍兴时,夫妇俩有过一次争吵,信子歇斯底里症大发作当场昏死过去,不仅吓死了周作人,他郎舅、小姨子都指着他破口大骂,经此一吓,从此他不敢再对信子有丝毫的“得罪”。相反,他还受到百般的虐待,甚至被拉到日本使馆去讲话。在八道湾,他要的只是舒适的生活和在“苦雨斋”里安静地读书,其他一概不问不闻。他曾因生活压力大拼命工作,在1921年大病一场。


    1923年7月18日,二弟周作人竟递来绝交信“鲁迅先生:我昨天才知道,——但过去的事不必再说了。我不是基督徒,却幸而尚能担受得起,也不想责谁,——大家都是可怜的人间。我以前的蔷薇的梦原来都是虚幻,现在所见的或者才是真的人生。我想订正我的思想,重新入新的生活。以后请不要再到后边院子里来,没有别的话。愿你安心,自重。七月十八日,作人。”


    自此,38年的兄弟情谊就此了断。


    奇怪的是,鲁迅的兄弟俩谁也不作解释。鲁迅的母亲鲁瑞曾说:“这样要好的兄弟忽然不和,弄得不能在一幢房子里住下去,这真出于我意料之外。我想来想去,也想不出个道理来。鲁迅的同乡、同学兼好友许寿裳说了一句话:“他们兄弟不和,坏在周作人那位日本太太身上,据说她很讨厌她这位大伯哥,不愿同他一道住。”周作人后来也与友人通信中曾暗示一旦解释开来,对鲁迅和他本人都不是一件好事。周作人也肯定过一点:兄弟失和的原因是他的夫人不愿同鲁迅一道住,至于为什么不愿,他终生都不曾与人提及。


    周作人说的那件“解释开来对大家不好的事”,当时流传最广的是鲁迅偷看周作人之妻羽太信子洗澡。鲁迅是否偷看羽太信子洗澡,更是人们多年来非常兴趣的话题。


    人们为何相信鲁迅窥浴之事。因为鲁迅与朱安这段无性婚姻人所共知,郁达夫在《回忆鲁迅》中说:“同一个来访我的学生,谈起了鲁迅。 他说:‘鲁迅虽在冬天,也不穿棉裤,是抑制性欲的意思。’”而鲁迅又正值壮年,有欲性是非常正常的事。这也不禁令人猜测,鲁迅正苦闷无法排解心中欲望时,偷看羽太洗澡。甚至还有人考证在日本时,鲁迅先结识信子,信子喜欢的人是鲁迅,是鲁迅把信子让给了周作人。且在1912年到1918年间,鲁迅和信子的往来通信有90多封,其中不少是附于周作人和周建人的,但亦有一些是双方的单独信件,这些信件中道底写了些什么,只有当事人才知道。


    然而亦有诸多证据证明,鲁迅没做那下作之事。


    一是据当时住在八道湾客房的章川岛先生说,八道湾后院的房屋,窗户外有土沟,还种种满了花卉,人是无法靠近的。


    二是男女共浴是日本的传统。对于中国人而言,在日本最不可思议的事要数男女混浴了。许广平在《欣慰的纪念》一书中回忆道,上个世纪20年代鲁迅在日本仙台就读时就曾误入男女共浴温泉,捂住下身狼狈地蹲在温泉里不敢站立,有些日本姑娘就光着屁股,前来批评他封建。江户时代的安政三年(1856年),美国总领事哈里斯到下田任职。他了解到日本男女混浴风俗后,非常困惑地问:“做任何事情都一丝不苟的国民,为何会做出如此有伤大雅的事情?”幕府官吏给他解释说:“正因为有了这种暴露,才在一定程度上疏导了因为神秘和难以发泄而累积的情欲。”周海婴在《鲁迅与我七十年》中写道:我以为,父亲与周作人在东京求学的那个年代,日本的习俗,一般家庭沐浴,男子女子进进出出,相互都不回避。


    据上所述,再联系当时周氏兄弟同住一院,相互出入对方的住处原是寻常事,在这种情况之下,偶有所见什么还值得大惊小怪吗?


    另外重要的一点,羽太信子并不非美女,从照片看,不仅身段肥短,还长相一般,不是一般男人心中欲望的对象。其次,鲁迅和周作人兄弟感情非常的好。其三,鲁迅当时也算是有钱有身份的人,周围也有不少年轻的女性,如果鲁迅愿意我想应该有投怀送抱的,何须偷窥? 由此得知传言鲁迅偷窥洗澡,是非常有点可笑。


    他们的兄弟反目的真正原因我们已经不得而知,当事人已经离去,只能任由我们这些后辈们继续猜测!

鲁迅是否偷看了弟媳羽太信子洗澡?(八卦民国之四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